<nav id="im2yk"></nav>
  • <menu id="im2yk"><tt id="im2yk"></tt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im2yk"><menu id="im2yk"></menu></menu>

    那一晚和杭州輔警的相遇,改寫了她的人生

    發布時間:2022-08-10 09:47:00 來源: 錢江晚報·小時新聞 記者 黃偉芬 通訊員 朱婷婷 徐婧

      58歲的杭州人陸民華沒想到和小陳的緣分能這么深。

      他守著“在水一方”警務室好多年了。

      6年前,剛剛小學畢業的小陳,和媽媽鬧矛盾,負氣在杭州街頭漫無目的游走。

      傍晚時分,餓了的小姑娘走進便利店,偷吃了兩塊小蛋糕。

      便利店老板打電話給了望江派出所的陸民華。

      陸民華趕了過去。

      那個夏末,是兩人第一次遇見。

      那時候兩個人大概都不會想到,兩人的故事會一直未完待續。

      一晃6年過去,今年夏天,陸民華等來了小陳的好消息:女孩以遠超一本線的分數考上了某重點醫科大學熱門專業。

      8月8日上午,小陳父母特意從內蒙古來到杭州,把一面錦旗送給陸民華,同時帶來一封小陳親手寫的信。

      由于錄取通知書寄錯地方,小陳更改了行程,沒能和父母一起趕到。

      今天(8月9日),拿到錄取通知書的小陳也來了杭州,見了陸叔叔,親自對他說了一聲謝謝。

      “超市老板說有個小孩偷吃蛋糕,需要管教一下”

      陸民華是上城公安分局望江派出所在水一方警務室的一位輔警。

      2016年夏天一個傍晚,他剛準備下班,接到了社區便利店老板的電話說,有個女孩在店里偷吃小蛋糕,讓他管教一下。

      剛走到便利店門口,陸民華遇見了低著頭不敢說話的小陳。

      “我一看小姑娘就是知道自己犯錯的模樣,當時就沒有多說,把她帶回了警務室!

      剛開始小陳不說話。

      陸民華問她“還餓不餓”,小陳只是點頭或者搖頭。

      在派出所當輔警十幾年,開導人、調解糾紛對于陸民華來說再擅長不過。

      考慮到小陳年紀小,陸民華就和父親一樣開導她。

      一個多小時說下來,小陳總算愿意開口了。

      “媽媽打我!毙£愓f了自己為什么賭氣在街上游蕩到肚子餓的原因,媽媽打她是因為她“玩了下媽媽的手機”。

      陸民華讓小陳把媽媽的電話告訴自己。

      當著小陳的面,陸民華撥通了電話。

      “我在電話里故意很嚴厲地和她媽媽說打人是犯法的,不能打人!

      小陳一聽這話,覺得被理解,也有人給自己“撐腰”,馬上就不沮喪了。

      沒多久,小陳媽媽把女兒領回了家。

      陸民華偷偷和她說讓她第二天再來一趟。

      走之前,陸民華叮囑小陳要好好學習、好好睡覺。

      他決定管管這個“聰明卻不愛學習的”孩子

      第二天,小陳媽媽來到警務室,陸民華才把事情弄清楚。

      小陳一家是溫州人,爸爸媽媽在內蒙古做生意,小陳在老家上學。

      出事那一年,小陳12歲,剛小學畢業,來杭州阿姨家過暑假。

      母女倆的矛盾起源是小陳拿著媽媽手機玩游戲,氣急了的媽媽打了她一下,小陳負氣出走。

      弄明白事情的緣由,陸民華先是勸小陳媽媽這個年齡段的女孩子叛逆,最好還是帶在身邊教育。

      過了三四天,他又把小陳叫回警務室。

      “我要是你媽,我也打你!甭牭疥懨袢A這么嚴厲的話,小陳一驚,悄悄看了眼前這個“警察叔叔”一眼。

      “你說說你是怎么學的?到了杭州之后準備怎么學?回答我!焙托£悑寢屃倪^,陸民華知道小姑娘不大愛學習,父母不在身邊,屬于那種雖然聰明但是讓老師家長有點頭疼的孩子。

      那天上午,陸民華其他事情都沒怎么干,就苦口婆心和小陳講道理、講案例。

      最終小姑娘大概是聽進去了,臨走,她問陸民華:“叔叔,以后我有事能來找你嗎?”

      初中三年,他默默關注了這個孩子三年

      就這樣,陸民華成了小陳的“陸叔叔”。

      小陳在杭州讀初中,平時住在杭州阿姨家,阿姨所在的小區離陸民華的“在水一方”警務室不過幾百米。

      兩人時不時會在路上遇見。

      “最近學習怎么樣?”小陳每次都告訴陸民華自己很好。

      實際上,小陳媽媽會偷偷告訴陸民華:小陳在課堂上和同學講話;零花錢比較多,帶著同學在學校外面買零食;上課不專心聽講;放學后在外面瘋玩……

      陸民華好氣又好笑。

      考慮到初中三年很短暫,加上轉學對小陳來說也不大好,陸民華給小陳媽媽出了個主意,“你們算好她從學校到家的時間,要是超過這個時間她還沒回家,就直接來找我!

      這話,陸民華是當著小陳的面給她媽媽打電話時說的。

      “她呀,就是讓我給她當靠山!庇辛岁懨袢A的“介入”,小陳雖然成績一般,順順利利初中畢業了。

      高中,她回到了父母身邊。

      一開始,陸民華會時不時給小陳打電話,“我就每個星期給她打個電話!

      一年多下來,聽到小陳媽媽講女兒每天按時上學放學,陸民華放心了不少。

      “她好像是一夜之間長大懂事的!毕嗵帟r間久了,陸民華不知不覺中把小陳當成了自己另一個女兒。

      小陳高一上學期結束,給陸民華打電話:“陸叔叔,我保證以后會好好學習的!

      陸民華心里特別欣慰。

      “她跟我說高考考得不錯,我當時聽到眼淚都要下來了”

      “到了高二,她成績已經是班級里前十名了!标懨袢A悄悄告訴小時新聞記者,初中的時候,小陳是班級里倒數的。

      為她的進步感到高興,更加讓陸民華感動的是,小陳對他很信任。

      “高二,有一次給我打電話,說班級里有位男生在追她!币宦犨@話,陸民華先是問男生的成績好不好啊,聽到說成績不如小陳,“我就說啊,你現在還小,要以學習為主,再說,就算要處對象,也要找個成績比你好的呀,要不然豈不是拖后腿?”

      小陳聽進去了陸叔叔的話,認認真真告訴他“班級里成績好的都是書呆子”。

      陸民華一聽樂了,“我就告訴她書呆子長大就不是書呆子了,和她說考上好大學會遇見大把優秀的男孩子!

      再過了幾天,小陳又來電話,說已經不和這個“追求”她的男生來往了。

      陸民華和她說,“不能不理人家,畢竟一個班級的嘛,同學之間正常相處就行了!

      小陳也聽進去了陸叔叔的話。

      高三,小陳學業緊張。陸民華和小陳說好,把時間用到學習上,偶爾有空打個電話就成。

      緊張又忙碌的高考季過去,小陳沒有辜負自己的努力和所有人的期望。

      “她是在學校樓梯間給我打的電話,考了630多分,我當時聽到眼淚都下來了!标懨袢A說。

      小陳告訴陸民華想報外語學院,陸民華支持,“她英語很好!

      又過了幾天,小陳來電話說自己最終被某醫科大學錄取,“這更好了,現在醫生也缺的!蓖鹑缫晃焕细赣H的陸民華說。

      陸民華給小陳發了個一千塊的紅包,“我說不收下,叔叔要不高興的”。

      8月9日,陸民華給記者看了小陳那一封長長的信。

      信中有這么一段:我至今仍難忘,雪夜里“在水一方”警務室的那一盞微燈,那一箱沾有新年喜氣的橙子,和那一顆不求回報,盼少年成才的拳拳之心……

    標簽:編輯:龔曉
    豪妇荡乳1一5潘金莲2
    <nav id="im2yk"></nav>
  • <menu id="im2yk"><tt id="im2yk"></tt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im2yk"><menu id="im2yk"></menu></menu>